三国全面战争19b

現實很骨感,理想很豐滿

  • 三松正發生著什么

  • 現實很骨感,理想很豐滿

  • 發布時間:2017-1-19    文:

  • 非常感謝精彩的開場!我今天聊的話題,叫做理想豐滿,這件事起來大家都不太相信,大家都說現實很骨感,理想豐滿與我們越來越遠,作為一個民營企業,我們這么多年發展下來,究竟怎么活下來了?

    追求理想,順便賺錢

    實際上,之前我在談這件事的時候,從另外一個角度講這件事情,今天的情況下怎么做一個民營企業,第一,怎么樣堅持正確的價值觀,追求理想,順便賺錢,而不是追求金錢,順便理想。

    萬通剛過了19年生日,每年9月13號是一個反省日,我們自從創辦這家公司一到這個日子就要“反省”,每年過生日的時候都比較安靜,另外也都不請大家吃飯。從我們1991年創辦,1992年開始,有六個創辦人,我們六個人定了一個規矩,反省日就是檢討自己,經過一年一年的檢討下來,我們也在看,我們究竟為什么能夠活下來呢?

    第一,在海南92年的時候,最多18000家公司,我們屬于倒數十家以內,大家知道都是空殼、皮包公司,我們一注冊就是負資產,因為注冊公司的錢都是借的,資產負債表都是零以下,為什么十幾年以后,將近20年不僅我們發展了,沒有死,能活下來不奇怪,活的還非常好,這就奇怪,這就是我們回過頭來講,我們在尋找我們健康基因,人活下來,身體好壞,有三條,第一遺傳基因,第二外部環境,第二是生活習慣、行為模式。你又吸毒,又喝酒,又打架,又偷摸亂搶,這種行為方式不對,就死了,還有環境里有害氣體很多,也會死,再就是遺傳問題。

    從我們自己來說,我們遺傳的是什么東西?我們自己來看。我們自己就發現了,我們就叫學好,學習這兩件事,學好一件事,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成本很高。如果沒有理想,這件事成就不了,成本高在哪兒?比如在海南,當時泡沫破滅以后都面臨債務危機。我們那個時候也差了人家很多錢,最多30多個債權人,這個時候面臨問題,有兩種方式處理問題,切債,我們面臨的問題是切還是不切?這件事情想了很久,我跟王石反復討論,最后我決定不切,該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無事不惹事,男人最重要對自己的勇敢,承認失敗是對自己的勇敢,你拿刀砍人是對別人勇敢。

    學好這件事非常重要,所謂學好就是正確的價值觀,正確價值觀就是對是非的判斷,這件事情對三方面有影響:第一,你看未來的方向,一個企業家最重要的你是挑戰不確定性,怎么在混沌當中看到潛流、激情、趨勢、危機、機會。這些東西靠什么東西來看?有理想的是對的,沒理想的看到是眼前的錢,有理想的看到錢后面的趨勢。有個人打過比喻,當一個人端一盤肉,不同的人看到的不一樣,有的人看見的是姑娘的肉,企業家看到的煙,你要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實際上用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別人看不見正確的地方。

    好公司和壞公司不是萬科的房子不漏,而是萬科能夠幫你更好的解決問題。所以我們說堅持一個理想的東西,你會看到趨勢,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這是相當重要的。

    作為一個企業家來說,一個董事長來說,最重要三件事,第一看別人看不見的,第二算別人算不清的賬,第三做別人不做的事。明天晚上王石找我開個會,討論一下作為地產商的責任怎么樣保持房價的穩定和市場的健康發展,這是一個禮拜之前王石給我打電話,現在這個情況討論一下,正確的響應政府的政策,他就看到了這條,但是還有一些地產商,還看見怎么樣拿地,怎么樣搞定政府,王石從來不談這個事情,他認為要做有責任的企業,怎么樣保持穩定和對客戶服務。另外一些企業家看到怎么弄地,怎么趁機賺點。我們對利潤的追逐做一個審視,更多看其他方面的發展,這個東西什么引導?這是價值觀。價值觀這件事在創業當中,會引導別人看不見的機會、趨勢和風險。所以大家回過頭看每一次萬科掐的點很好,因為他看見別人沒看見的東西,在錢前面的東西,錢前面的東西就是理想。

    追求理想,順便賺錢,追求賺錢,順便理想,兩種人哪一種人賺錢多?第一種人賺錢多。做好主業,你就能賺到最基本的利潤,如果賺到基本的利潤扛五年十年,全社會給你第二筆錢,資產增值。如果五年七年出事了,第二筆錢弄不到了,比如土地包括其他東西都在增值,這個增值完了以后,第三筆錢再有五年十年上市,上市是全社會給你發獎金,這是專門發給好人的。

    我告訴大家一個數字就知道,好人的價格觀是多少?10%到15%。A股60%取決于宏觀經濟,30%取決公司業績,10%—15%領導人、品牌、價值觀。10%—15%不得了,一百億的市值,10億跟好人有關,所以追求理想順便賺錢,順便搭了一個錢,搭了10%—15%,更何況持久不停地賺。

    追求賺錢,順便理想,品牌損失,撈一票就走,領導來了外邊檢查,對媒體順便談談理想,結果就老出事,一出事老賠錢,離錢近,離事遠,離是非更遠,最終走的越來越好。這是什么意思?吃軟飯,戴綠帽,掙命錢。如果不堅持這樣的價值觀,可能是離錢遠,離事近,離是非更近,最終出了事了最終勞而無獲。所以我們講的第一件事情,堅持正確的價值觀,讓你看到未來的方向,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采取正確的行為,同時多掙到10%—15%的錢。

    第二件事情,堅持正確的價值觀和理想,讓你算到算不清的賬,大家看到這些賬每天都在算,我們在座每天都離不開算盤,分成兩種,一種算的清,一種算不清的賬,這塊地五億十億,這是算的清的,問題是算不清的賬,這塊地怎么算不清,第一是時間,第二和誰在一起,第三這件事做的合不合公眾道德。

    最后,怎么樣做別人不做的事,有理想的人首先有毅力,有毅力這件事情,很多人來給我們年輕人做一些鼓勵都說毅力,這個事說的挺懸乎,這件事就是死扛,誰能扛的住,宗教信徒特別能扛的住,我去年騎自行車在西藏,路上發現一個中年婦女磕頭,你想多大毅力,心里頭毅力來源于她精神追求,所以她不停地磕,我看她非常的熱,但是她磕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再磕。所謂毅力扛、熬、頂住。人有堅韌不拔之志,才有堅韌不拔之力,只要你自己心里頭充滿這樣的信念,毅力自然來了,不會覺得辛苦,你會覺得很快樂,我們叫做樂觀主義,把喪事當喜事辦,每天都會開心。

    史玉柱出來以后,有一天我們出去玩,走到一個地方,我們問他捐了一個廟,他看到半山有一個小寺廟,一個喇嘛給他一個鼓舞,他碰到這個喇嘛,這個喇嘛告訴他一件事,沒有什么,每天做一點就可以成功,做什么,半山上有一個窩棚一樣的地方,這個喇嘛每天下來撿一塊石頭再上去,堅持30多年,心里頭有這個廟,就能夠建起來。喇嘛心里頭有一個廟,每天下來撿一塊石頭,30多年搭起一個窩棚一樣的廟。實際上我們都一樣,只要心里頭有這個東西,你的毅力自然就出來。

    要用理想,這個理想你們每個人可以自定義,不需要我給你們定義,自定義超過金錢的價值觀,環保、科技是理想,總之心里面有這個東西,才能看到方向,算好賬,有毅力。

    玩轉政商關系

    第二件事情,處理好政商關系,到底是什么關系?企業跟政府的關系,用六個字,離不開,靠不住。

    第一類問題,我們跟外部的政策環境的關系,法制政策環境問題,企業和外部的法制環境的關系,這叫政商關系。這個東西,只有一件事是遵守,對和不對是次要,遵守不遵守是主要,你不遵守就出狀況,而不是每天討論對不對。這個又復雜又簡單,我們面臨的問題,每個領導人在決策的時候,會有兩個小問題,第一任志強說的,從了,我們都從了,第二個就是不從。每個企業認為必須要從,聽黨的話,按政府要求辦。還有一個辦法,能投機取巧,就投機取巧,表面上應付。這是一個政商關系第一層意思。

    第二層意思,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資本之間的關系,這個關系我認為目前來看混合經濟是比較可取的一種方法。前兩天在東華會上講了一個故事,關鍵地方要有自己的人,三個人三個小伙子去一個人家去求婚,第一個人你為什么求我們閨女,第一個說我有房子,很牛逼,如何如何。人家說有房子的人多了,你有房子,還有比你有的。第二個說,你有什么,他說我有車,車如何如何好,不止一輛,不行,光車說明什么。第三個你有什么,第三個說我什么沒有,但是我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你閨女的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沒辦法,只有從了,這就是關鍵的地方要有自己人。

    我們說民營企業和國營資本的關系,民營跟國有資本要混合,最好在肚子,在關鍵的地方有自己人。混合經濟才能保持在當下社會轉型的時候一個相對穩定治理結構,國有資本有約束,無動力,約束導致懶惰和貪污。國有就是懶惰和貪污,為什么?他不懶惰,他沒動力,所謂貪污以投比的費用做福利,至于這個結果跟他沒關系。民營也有毛病,民營的毛病有動力而無約束,動力表現為貪婪瘋狂,國有企業你們知道有七大繩索約束,民營企業除了法律和政策沒有其他的約束。所以這兩種極端的體制,資本形態都有缺陷,混合以后就能夠做到有動力也有約束,這樣的話,保持治理結構的平衡和發展穩定性,以及意識形態上的庇護。做了混合經濟以后,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民營資產保值增值,反正混在一起都在肚子里,不可能說只保值他那一塊,我這一不塊不保值,這就得到意識形態的庇護。

    第三層意思,企業家跟政治家的關系,這個關系的確是非常藝術的關系,但是我們根據歷史上來看,我們能看到一點蛛絲馬跡,怎么樣才能做成功。我經常講過這些故事,1949年之前,最成功政治家與企業家是虞洽卿,虞先生從民國初早期跟孫中山事業上有一些瓜葛,進而認識蔣介石,他自己在上海做公司,開始在油漆里面跑堂,后來在荷蘭人那里做經理,蔣介石炒股票就住在他們家,后來又帶著認識黃先生,杜先生,后來去了黃埔軍校,再后來就是北伐。那個時候于先生成為上海商會會長,在這個時候突然北伐,北伐打到九江以后,蔣介石當時是新三民主義,在這種情況下,上海這些企業界的人民心無穩,阿德叔去見蔣先生,問了兩件事,聯俄聯共輔助工農,工農起來了,我們做買賣的人不是工農,蔣介石說這事你放心,我們不會真搞。你說要打倒列強,跟列強作對,我們都是跟洋人做買賣,蔣介石又說了一句話,洋人怎么打的過,阿德叔心里就有底了,我回去怎么辦,蔣介石說告訴黃先生,杜先生,我們不日到上海請他們維護上海治安。4.12最后結果是什么?黃先生、杜先生等等買單,找了一幫商人給錢,最后在上海重創中共地下室。阿德叔跟政治家的公司就變成生死與共的政治家的關系,整體的政治聯盟,這種情況下抗戰一直到重慶,包括在公路上的運輸都交給阿德叔,抗戰大后方承擔了運輸任務。

    這樣的一個事情說明了一件事情,政治家和企業家的關系,在中國這個土壤上,能夠活下來的像他這樣太偶然性。剩下的都是活不好的,比如說榮家,榮家抗戰之后實際上被國民政府摧殘了很多年,最后榮家被綁票,銀行股份被肢解,所以榮家沒有政治家、企業家的勾連,所以他們被國民政府批判、拋棄,所以49年榮毅仁回來,回來之后到1956年捐了所有錢,進入上海市政府當副部長,文革之后,他不算賬,本來是給他的錢,他不要,最后成立中信,給了中信,這個錢不少2000萬,正因為有這一劫,改革開放鄧小平請榮毅仁出來做東西,有一個很巧的東西,在榮毅仁去世那一天,蓋著黨旗,正好被福布斯公布為首富,所以榮家是政治家與商人之間的關系,第一代人捐了,第二代得到的庇護,最后發達了。得到的啟示不是一對一給錢的關系,而是道義社會發展制度上保持一致,跟政治家,而不是跟政治家做一個行政受賄的,榮毅仁沒給鄧小平、蔣介石錢,一給錢就會出事。我們可以看到于先生、榮先生之外等等還有很多,所謂政治家的關系,建立在基本上的道義、制度、根本方向上一致,這樣才能贏得絕大多數政治家的支持,而不是把它墮落成為社會行政之間的關系,所謂政商關系處理好了,作為今天的民營企業就能發展的很好。

包裝設計公司 食品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策劃公司 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設計公司 食品品牌策劃 上海品牌設計 上海品牌策劃 上海營銷策劃公司 上海包裝設計公司 品牌策劃 營銷策劃公司

COPYRIGHT © www.34995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SUNSON PLANNING    

三国全面战争19b 北京体彩33选7走势图 天津时时走势图上银狐网 天津时时彩最多多少期连号 陕西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国外体育投注怎么穿 新新疆时时号码 49选7开奖走势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注册绑卡秒送38元 诈金花下载 香港掛牌34506 吉林时时中奖规则 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澳门21點基本策略表